西北大学文学院:贾浅浅申请加入中国作协 跟学院没关系

近日,中国作家协会公示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,名单包括陕西作家贾平凹之女贾浅浅。这让曾在网上引发广泛热议的贾浅浅再次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贾浅浅出生于1979年,现为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,近年来的主要科研成果中,论文类包括《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》等,著作类包括诗集《第一百个夜晚》等。并曾于“2017年12月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,诗歌奖”。

2021年,一篇名为《贾浅浅爆红,突显诗坛乱象》的文章,发表于《文学自由谈》。作者唐小林于文章中批评贾浅浅诗歌是“回车键分行写作”,“这种白开水似的浅浅体诗歌,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把无聊当有趣,把废话分成行仿佛是一路狂按回车键的产物”。

例如她写的《郎朗》:“晴晴喊/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/等我们跑去/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/手捏一块屎/从床上下来了”。

她所写的与之风格相仿的作品,网上还有多篇。由此,贾浅浅成为舆论焦点。关于其诗,网上评论众多,不少人直指“粗俗”。同时也引发了模仿热潮,其中不乏官方账号参与。

例如,认证为“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”的@侠客岛发布的仿作:“收到/好的/明白/已发《我和我的领导》#模仿浅浅的诗#”。

中国作家协会今年8月公示2022年会员发展名单。公示显示,自2021年12月底以来,共收到2875份申请,符合申请条件的申请者共2211人。在征求各团体会员意见和咨询各文学门类专家意见的基础上,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于8月16日进行审议并投票,拟发展会员994人。名单中,贾浅浅名字在列。

同时也在网民中间引发“创作”狂欢。有网友模仿道:“《写诗》/我想写首诗/一共有四句/这是第三句/这是第四句”;“以前我不会写诗/直到/我学会了/分行”。

光明网发表评论《作家之女更应接受专业的审视》,其中写道,贾浅浅的诗歌讨论,如果能在这个层面上推动文学界内部的反思,重拾文学批评的公信力,深化公共舆论对诗歌、对文学的兴趣与理解,那么这场讨论就留住了体面和意义,哪怕浅浅的也行。

中新社“国是直通车”官方微博写道,“二代”会承载更多公众期待,但这不是贬义词,也绝不意味着作家的子女不能当作家。文学鼓励传承,但不应该“世袭”。

其文表示,不排除贾浅浅在提出申请时,提交的作品成果有思想深度、有艺术高度当然,中国作协也要从贾浅浅作品争议中汲取教训,完善会员入选标准特别是质量标准,以确保其会员具备较高水平。

有媒体就贾浅浅出现在作协公示名单一事采访中国作协,中国作协回应称:“公示结束之后,我们将会把公示期收到的情况,以及核实的情况再次上报到书记处,书记处开会确认之后才会公布(正式)名单,一般就是在几天内。”

回应显示,想要成为中国作协会员,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。此外还包括“征求各团体会员意见”“咨询各门类专家意见”等流程。

《中国作家协会个人会员申请审批办法》规定,申请者须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文学期刊、报纸或有影响力的文学网站上发表过一定数量和质量的文学作品,有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独立创作的文学作品,“作品不少于15万字,诗歌按10行1000字记”。

网上曾流传过一篇署名为贾平凹的文章,该文章写道:“浅浅是我的女儿,从小就喜欢写诗,我只觉得好玩可爱,但从不鼓励她将来当作家诗人。”“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,偶尔我读到了,也让我惊讶,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!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,是这个时代的句子,我是远远撵不上了,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。”

最近流传的一则短视频中,贾平凹说:“从我的角度我也不反对,但是首先,先过好日子,先做好人,在家庭做好一个妻子,做好一个母亲,然后再写诗。”“不要把自己生活也诗化了。”

8月25日,就贾浅浅一事联系采访西北大学文学院,该院一名副院长在电话中表示,学校目前还没有开学,因此暂未对此事进行讨论。因为他研究的方向和贾浅浅的创作方向不一致,所以没有深入研究过她的作品。但可以肯定贾浅浅是陕西省作协会员,她本人除了网上流传的作品外,肯定会有一些优秀作品。对于贾浅浅申请加入中国作协会员一事,跟学院没有关系。(吴军礼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